我们热爱日常的点点滴滴,更胜于飞黄腾达的英雄故事


每次看完电影,当萤幕出现字卡时,总会有一个英文标题出现,叫「Credit」。这个英文词就好像是所谓的「致谢」,或是整个作品的「功劳榜」,其实也就是让你知道一个完整的作品背后有多少人付出了心血与努力。所以「Credit」不只是表列功劳而已,告诉你谁做了这个,谁又做了那个,在情感上是一种类似荣誉的东西,如果一部电影是一个值得炫耀的人,在「Credit」出现的人就可以到处跟别人说,「诶!我可是有参与这部片ㄋㄟ」。

所以你的付出如果要有些非物质性的转换的话,那荣誉跟讚扬应该是最直接的。

但时常有人会跟我们说,那个谁谁谁又不在乎。早先认识了一些在各业界挺卓越的人,因为每个领域都可以说在某个层面是小众的,所以就算有些人表现得很好,得了很多奖,你也不一定知道。但不管这些,做得不错的人,应该是认真的人,当然也在乎荣誉与别人的讚扬,这没什幺好质疑的。但一个人的卓越与成熟有时候是许多周遭人的付出而成就的,就像是电影一样,导演常常是主事者,所以最被大家讨论,但不代表这个作品不需要在拍摄的时候有场务、有执行製作、有灯光等等的细部人员。所以在厉害的人或许都需要团队,或是旁人协助。

但总是很多人因为自己不是主角,所以不屑那可以参与的荣耀......

那个「不在乎」总是出现在厉害之人的周边。对于主导的人来说,荣誉的价值或许跟那些协助角色的人知觉到的不一样,所以你时常看到有人在参与某件事情的过程中放弃,或是即便参与到底,却对于那功劳与荣誉满不在乎。当然有一种可能是因为你碰到了淡泊名利的人,但多数时候你却又感觉不是,因为你会问自己,难道淡泊名利就可以不负责任吗?他们的满不在乎总是带有一种拖延、摆烂、或是混日子的气氛,既然那幺不在乎,那干嘛刚开始那幺热切地想要参与「我」的成就呢?

没错,有时候重视功劳与荣誉跟责任心也是有些关係的,因为你必须在乎荣誉的价值,你才会把完成这件事情当一回事,当一回跟自己有关的事。所以反过来,当你在跟别人谈工作,谈任务时,很少人会只用钱来吸引你,跟工作与任务有关的荣誉与功劳势,必是要拿来吸引你的内容物。举例来说,当别人问你想不想参与一个活动时,他除了跟你说你有可能会获得多少报酬外,也会跟你说,你这样就可以在你的生活中多一份相关经验,你的努力也会让一些重要的人看见,或许可以开阔你的人脉,也开阔你的视野等等。但有时候如果自己是主角,或许还能说服自己,但如果不是,有时候实在很难说服自己。

你很难参与某件事情只看钱,所以你也会在乎这件事情所能带给你的功劳感,或是荣誉感有多少,有时候更在乎你自己是不是主角。但会不会我们现在越来越多人根本不在乎这些功劳与荣誉地彰显,却又鄙视自己只是为了钱呢,只因为自己不是主角呢?你心里不禁纳闷「那你到底想怎样」?或说很多人刚开始似乎很在乎,但那种热情与荣誉感消散飞快,可能在一点点阻碍之下就瓦解了,因为反正最后自己又不是功劳中的那个明星。

我们热爱日常的点点滴滴,更胜于飞黄腾达的英雄故事

怪的是,上面提到的抱怨,那「谁谁谁又不在乎了」,其实是一种常见的状态,是一个人他不在乎那些精神层面的成就,但这样的人又可能鄙视自己只是一个利益导向的人,所以也表现得不在乎钱。在公司里常常出现这样的人,有些人想办法边缘化自己,公司的荣耀与他可能无关,公司的加薪可能也无法让他回心转意地让自己「核心化」,你想不到什幺方式来推动他,唯一可以很精準描述他们的方式,就是他们身在此地,但感觉好像心总是对着他方,因为他永远不是公司的主管或是老闆。

所以我们总是感受到一件事情,为什幺有些人面对许多事情,总是有一种无法表达热情与感受,好似蛮不在乎的状态......

如果你想要分析看看他们的心境,到底是碰到了什幺问题了,或许问来问去你也不一定会得到答案,根本上这些状态都是一团迷雾,是一种往前不行,往后也不行,不在乎也无法在乎的困境,你很想大声的问,为什幺这幺重要的事情你也好像不感兴趣,也好像不太在乎,那你又想要来参一咖。

把心里的历程往前推一点,刚开始对于很多人加入某个团队,参与某个计画与任务,起头都可能是有美好的想像的,所以才会死命地想要加入,但那种热情消散的很快,有可能是进入后发现这份荣耀有太多人共享,自己只是一小部分,而非那位居要职的人,也可能这份荣耀的过程太过于痛苦,需要辛苦的很长一段时间,你才能获得这份荣耀;也有另外一种可能是,很多人真的很需要这份荣耀,但当他展现功劳与荣耀给那些不相干但自己又在乎的人时,他们显得不太在乎,而就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也没什幺好去在乎的。

过程的辛苦或许让很多人根本不敢再去爱那份荣耀,做的事情换不回亲近之人的认同与理解,也很难让我们去爱那份荣耀,而无法想像自己最终是这件事情的最佳主角,也让我们无法爱上荣耀,所以我们身边就出现了很多「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也出现了很多「不来不高兴,来了又不high」的人。这种状况,可能是我们的社会环境热爱结果论英雄的关係,甚至热爱唯有主角才是英雄,虽然很多人说重视历程,但其实我们内心并不觉得,在那获得愉悦感的三种来源中,学习作为愉悦获得的手段,有时候好像很难赢过快速实际的回馈所能产生的效果强,那些回馈包含金钱报酬,也包含别人的认同与鼓励,而偏偏我们又只能看到成果作为荣誉的佐证,这就好像你念完大学的过程已经无法证明你自已具备某种能力,你必须倚赖外部的奖项与成就才能够佐证你自己可以,而且这些奖项你还必须是唯一主角。

寻找对「历程」的承诺

或许这些为了逃避痛苦而产生的,「跟自己无关」的生活是人之常情,或许我们为了逃避过程中的辛苦,不被人重视,而短视近利;也或许我们为了逃避被同侪孤立所产生的痛苦,而无法坚持于那少数人才能知晓的荣耀,而这都是让为什幺当你想要给别人功劳时,别人总是显得不太在乎,或难以在乎,或是刚开始在乎却在后来不在乎的虎头蛇尾,因为别人显得不懂得欣赏。

你很难改变一个人只想要追求快速成果,或别人认同的内在动力,但如果你很在乎自己追求的荣耀,其中所蕴含的价值是否能彰显,那你或许需要让这些追寻荣耀的过程更胜过于结果,更胜于自己是不是主角。你在乎的是看电影的感觉,还是看了几部电影可以拿出来说嘴呢?很多人爱看电影,但更爱别人知道他看了多少电影,这就是过程与结果的差异。看电影只是个小例子,你可以延伸到生活中各式各样的事情,回想看看除了成果以外,这世界上有多少东西其实你热爱的是那个过程,而非单单是成果而已。

我们热爱日常的点点滴滴,更胜于飞黄腾达的英雄故事

接纳与承诺治疗中喜欢利用隐喻来传递,里面对于承诺这件事情有一个满有趣的说明「假设你要去滑雪,你爬到了山顶,你刚好要滑下去,有个人走过来问你:「你想要去哪啊?」

你回答说:「我要去山脚的小木屋啊!」

他就说:「刚好我可以帮你做到。」

然后迅速地把你推上直升机,马上起飞,一转眼你就在小木屋的门前了,然后他头也不回地就跑了!

你可能马上就有一种恍惚的感觉,然后想说我不是要滑雪吗?然后又爬回山上,準备要试试看滑雪。

结果刚刚那个人又出现了,他马上抓住你,丢上直升机,又飞到小木屋前,告诉你:「又到啦!」

这时候你开始生气了!你说我可是来滑雪的,不是只是想要去小木屋而已,如果是这样,太多方式可以去小木屋了。

但我既然来到雪地里,就是来体验滑雪的。当然滑雪会设定目的地,小木屋就是,但不代表到达目的地,就可以取代滑雪这件事情。滑雪是「历程」,小木屋是目的地,目的地只是让我们有了方向,而我们要的是滑雪,是那个历程。

所以我们要的其实是历程中的点点滴滴,而这样的点点滴滴唯有尝试与持续地投入才能够获得,而那个价值也才能彰显。当我们把历程当成才是我们要的时候,我们只需要轻轻地去尝试。而这也才是我们做事与生活的重点。

所以所谓做一件事情的荣誉,与热情,往往出现在尝试投入的过程中,你心里虽然想着一脚就到那个成就,但真的直接给你,也不是生活的重点,因为你需要的是那些过程让你的生命经验丰富,历程会有波折,所以独特性才得以彰显,而历程就是历程,跟你是不是唯一一个滑雪的人无关。那些经营一种「好像跟自己无关」生活的人,有可能就是你,或你身边的人,会不会你忽略了很多做事的过程其实才是活着的证明,即便是时常参与别人的成就过程,也是你经营生活很重要的养分,因为你不一定要是荣耀的中心,只要是荣耀的一环,你也从其中的历程丰富了某些事情。

所以如果可以参与其中,而获得经验,自己何须要是主角,才能拥抱荣耀。所以我们热爱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更胜于飞黄腾达的英雄故事。

参考文献Berridge, K. C., & Kringelbach, M. L. (2011). Building a neuroscience of pleasure and well-being. Psychology of Well-Being: Theory, Research and Practice 1(3)Hayes, Steven C.; Strosahl, Kirk D.; Wilson, Kelly G. (2012). 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 The Process and Practice of Mindful Change (2 ed.). New York: Guilford Press. p. 240. ISBN 978-1-60918-962-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