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自然(下篇)‧海马拯救协会‧许海马一个明天


我们爱自然(下篇)‧海马拯救协会‧许海马一个明天海马,在你的生活里头扮演甚幺角色?“在中药店可以买到。”这是大部份人的标準答案。你也许不知道,有一群人默默为保育海洋生物而努力。他们不仅为了环境议题走上街头,更义务举办各种活动宣扬环保观念。在经济利益与自然环境的拉锯战中,这群斗士坚持“做自己能做的!”在Kampung Pendas一条偏僻的路旁立了个小小匾额,上头画了只可爱的红色小海马。拐进小路里,眼前出现一间不起眼的板屋,这就是“海马拯救协会”(SOS, Save Our Seahorse)的所在地。没有精密的仪器,没有华丽的设施,墙上贴满志工出海的照片和海马海报。2004年,在几名关心海马保育的学者朱及光、前记者邓晓璇和志工的热心推动下成立的海马保育中心,兢兢业业地推动着本地海马保育计划。渐渐地越来越多志工加入SOS,他们帮忙办活动、发传单、搜集海底生物样本……他们来自不同领域,却拥有共同的目标――保护环境、保护海马。培养环保小尖兵“有些经验会影响小朋友一辈子。”志工彭锦枫说。本身从事学前教育工作,擅长绘本教学的她,长年与孩子接触的经验让她兴起了“从小教起”的念头。在笨珍育民小学的活动上,彭锦枫首次“邂逅”了SOS,在其它志工的积极分享下,她第一次兴起走入“海草床”一探究竟的念头。“他们形容海草床是个很特别的地方,我又是个充满好奇心的人,便跟着他们出海了。”彭锦枫笑着说,机缘巧合下她和SOS经常在不同展场上相遇,结下了她和海马保育的缘份。第一次出海的经验让彭锦枫惊觉“原来身边也有这幺好的地方”,和组织领导人朱及光的接触也让她更深入了解“环保”的理念。SOS成立以来除了宣扬环保理念外,也积极招募志工,对象多数为大专院校学生。“我向小朱(朱及光)建议把对象扩展到小朋友的圈子。”本着自身对儿童教育的掌握,彭锦枫向SOS提出新的发展可能。碍于设备及安全性考量的限制,保育中心并没有马上着手进行这项计划。“专门给小朋友的救生衣和潜水鞋都是必须顾虑的问题。”彭锦枫透露。几个月后,朱及光与她联繫,表示有意愿进行“Parents & Kids”的户外体验活动。“我建议由家长陪同小朋友进行活动,毕竟危险性较高的活动,光由老师来带领难以兼顾到方方面面。”彭锦枫坦承,家长和孩子共同进行活动,不仅可以让大人放心,也能促进亲子间的关係。亲子活动打开孩子视野在海马保育中心的五脚基,发现放了许多红色小凳子。原来这些凳子都是为了小朋友的体验活动而準备的。“小朋友会带着凳子到海草床,累了随时可以坐下休息。”彭锦枫表示,他们举办了五六次的“Parents & kids”活动,每一次的活动都会面对一次新挑战。“为小朋友安排活动很不简单。”彭锦枫笑盈盈地说,她尝试为小朋友安排“认识海洋生物”的活动,精心製作了介绍海洋生物的手册及活动单。“回来时大部份册子都湿透了,笔、活动单大部份都弄丢了。”面对小朋友们的状况连连,志工们也只能见招拆招,随时调整活动内容。“我还试着在海草床上讲述绘本故事呢!”无意间发现《海马先生》的绘本故事,于是便想和小朋友们分享这个故事。“结果我的绘本也差不多湿透了!”彭锦枫自我调侃到,她一边说故事,小朋友们则在一边戏水,带去的绘本也无可倖免地“牺牲”了。SOS接受4到12岁的儿童参加活动,原本每梯开放5名成人及8名小孩,但由于父母大多不放心孩子参与这类型活动,往往会夫妻俩皆一同参加。“办这类型活动变数很多,有时碰上孩子生病就要临时取消行程。”即使如此,彭锦枫依然相信他们的坚持一定会在孩子心底留下不一样的风景。一辈子都会记得那一瞬间“也许现在问他们有甚幺收穫,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彭锦枫坦承,她坚信透过亲身体验更能让孩子了解保护生态环境的重要性。“带他们走入红树林、走入海草床,让他们知道这些事并不遥远。”她分享。在记者跟访的行程里,有名5岁的小朋友一下船便找到了海马,彭锦枫说:“小弟弟也许一辈子都会记得那一瞬间。”在SOS里的志工经验,为彭锦枫打开了另一个视野。她开始在自已的绘本故事营里撒下环保种子。“我在之前的绘本营里分享了三个关于环保的故事,教育小朋友如何在生活中落实环保。”彭锦枫表示,绘本故事生动活泼,这种形式让小朋友们更易吸收接受不同观念。默默奉献灌输原住民护生观毕业于沙巴大学海洋科学系的符芳明,加入SOS已经两年了。“大学三年级工业实习时第一次接触到SOS。”回想起和SOS接触的过程,符芳明充满回忆。中学毕业时没来由的对“海洋科学”满怀兴趣,从柔佛新山远赴沙巴大学求学,“我想,未来的工作跟大学学的可能没关係,那不如选兴趣。”大三实习时回到柔佛,无意间在报章上发现SOS的资讯,便主动写信联络。“在SOS实习的过程有很多特别的经验。”符芳明分享时说,从访问、发传单到和平请愿,都是他过去没有想像过的。“在我们的活动上还经常可以见到特别警察。”他表示,由于在宣传环保的过程中,难免与经济活动相牴触,因此警政机关也会多加“留意”他们的活动。符芳明本身从事推销行业,在SOS的活动都必须腾出私人时间来进行。问起家人是否会担心他参与的游行活动时,他笑笑说:“他们都不太清楚我在干吗。”不过家人对他始终不曾怀疑或担心过他的决定。走在海草床上的符芳明看起来怡然自得,“走进大自然可以让人忘却压力。”这也是他在大学毕业后,成为SOS长驻志工的原因之一。一年前为了蒲莱河口兴建发电厂一事四处奔走请愿,教育当地“海番村”的原住民保护环境生态的重要性、团结当地居民群起向政府反映意见。保护海马的请愿过程中,符芳明学会用不同角度思考。“开始会去思考权力和利益之间该如何权衡。”他相信,在SOS里所做的一切,对人生都会有一定的启发。和彭锦枫一样,符芳明也被朱及光的热情所感动。“他真的很热心,一个人默默做了很多。”符芳明坦承,虽然知道本身的力量很薄弱,但他们依然会坚持做下去。“朋友们的互相支持也很重要。”后记海马在哭泣“海马好小!”这是我第一次捧着活生生的海马。经过几个小时的车程加上20分钟的航行,我终于来到位于柔佛西南部蒲莱河口附近的这片浅滩。身处马新之间的大海中央是种奇妙感受,脚下的巨型水草更是我所不熟悉的物种。两个小时的浅滩探险,找到无数色彩斑斓的海参和螺类。有一种大型且身上带橘色斑点的螺令我印象深刻,据说这种螺原本没人食用,但因近年来此处的海产量日益减少,因此开始有人食用这类海螺。夕阳西下,在浅滩上捡拾海产的渔夫相继离开。遥望距离此处不远的海岸,可见到大型发电厂矗立。不禁令人感叹,今日所遇到的小海马,是否就快要在人类无止境的开发下消失无蹤?/副刊‧报导:锺若芳‧2010.12.23
上一篇:
下一篇: